裸电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裸电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入选SDR逻辑政策推进资本账户开放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4:27 阅读: 来源:裸电线厂家

“入选SDR”逻辑:政策推进资本账户开放

导读  “中国政府的信用等级很高,而且10年期国债回报率有3.5%,相比欧洲市场的负利率,和其他国家的低利率,对境外投资者很有吸引力。而且,中国债券市场在全球范围内做大做深,对它的流动性乃至整体健康很有好处。”德银张智威说。

“从政治层面上看,欧洲同意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美国则表示反对。从技术层面上看,人民币资本账户改革还有不少事情要做。但正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此前所说,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只是时间问题。”4月15日,德意志银行(下称“德银”)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张智威,在一个以“人民币资本账户改革”为主题的媒体交流会上表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或于今年10月审议SDR货币篮子构成,为人民币入选SDR货币篮子提供了窗口。  “央行行长周小川 3月份表示,会通过三个方面推进资本账户开放。我们认为这些改革意在助推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张所言的三方面改革,是指周小川3月下旬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上提出,修改《外汇管理条例》,开放更多资本市场,以及为境内外个人跨境投资创造便利。  张及其团队近日发布报告称,随着人民币使用在全球支付系统中的比重持续上升,以及人民币资本账户下的可兑换性的提升,人民币进入SDR货币篮子的理由将更加充分。“预计人民币今年入选SDR货币篮子的可能性有四成,而在2016年年底前入选的可能性将扩大至七成”。  其中,在改革措施方面,张提到了中国债券市场对境外投资者开放的可行性及意义。  “中国政府的信用等级很高,而且10年期国债回报率有3.5%,相比欧洲市场的负利率,和其他国际的低利率,对境外投资者很有吸引力。而且,中国债券市场在全球范围内做大做深,对它的流动性乃至整体健康很有好处。”张说。  据张日前发布的《德意志银行特别报告-中国有望于2015年实现人民币可兑换》(下称《德银报告》)称,目前中国债券市场中境外投资者占比为2.3%。相比之下,韩国和美国债券市场中境外投资者的比重则分别为6.8%和40%,  政策推动资本账户开放  今年3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表示,今年将加快推进人民币资本账户改革,并表示监管部门将通过三方面政策推进资本账户开放,分别为修改《外汇管理条例》,开放更多资本市场,以及为境内外个人跨境投资创造便利。  对此,张智威认为,中国资本账户开放将于今年年内取得重大进展,但不会实现完全开放。  在推动境内外个人投资便利化方面,《德银报告》指出,现阶段中国股市境外投资者的比重有限,对未来资本账户开放留出了很大空间。  根据张的团队调研,中国股票市场中境外投资者占比仅为1.8%,与其它新兴经济体的比例相去甚远(如图表所示)。“虽然目前QFII和RQFII的额度还未完全利用,但这也可能是QFII和RQFII审批方便程度和灵活度不足造成的”。  其次,在推进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方面。张智威认为,中国将股市、债市双管齐下,进一步拓宽境外投资者进入中国资本市场的渠道。  “沪港通成功推出后,股票市场方面可能会推动深交所和港交所的互联互通。而债券市场今年应该也会开放。”张智威表示,由于中国政府信用等级高,且“10年期国债回报率达3.5%,相比欧洲市场的负利率,很有吸引力,境外投资者对此需求旺盛。同时,中国放开债券市场,”做大做深,对中国债市的流动性乃至整体健康很有好处。  据德银报告统计,目前中国债券市场中境外投资者占比为2.3%。相比之下,韩国和美国债券市场中境外投资者的比重则分别为6.8%和40%,增长空间巨大。  此外,在《外汇管理条例》的修改方面,周小川3月份透露,新一轮修改将考虑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以满足IMF“对人民币变成一个自由使用的货币所提出的要求”。对此,张表示,上一轮对《外汇管理条例》的修改发生在2008年,而条例的部分条款,现已成为制约资本账户开放的要素。  “今年10月IMF将对人民币能否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进行审核,因此估计在二、三季度就会修改条例。而且,只有通过条例的修改,包括前述两方面改革在内的具体措施才能有足够的施行空间。”张说。  解读资本净流入逻辑  一直以来,市场对资本账户的开放抱有“会导致大量资本外流,引发金融风险”的担忧,但张智威则认为,资本账户开放将在今年为中国带来资本净流入。  《德银报告》对此逻辑进行了解释。  首先,中国的资本管制对境外投资者比对境内投资者更为有效。境内投资者可设法规避部分管制,例如近年来香港对内地游客开放后,为香港与内地之间打开了资本流动的渠道,而远离中国的境外投资者则难以从海外转移资本进入中国。鉴于当前海外投资中国资本市场的渠道有限,管制放松后,境外投资者会更倾向加大对中国的投资。  其次,政府或通过政策干预资本外逃。德银预计,政府在考虑资本账户开放时,将设计政策防止不可控的资本外流。并且在资本账户逐步开放的进程中,尤其是在开放的早期,始终采取审慎的措施。  最后,资本净流入则得益于中国和其它市场间的利率差。尽管中国已经进入一个降息周期,且美联储今年计划上浮利率,但息差仍将继续支持资本流入中国。目前中国资本市场境外投资者占比不高,不是由于缺乏对中国市场的兴趣,而是缺乏投资中国的渠道。若中国债券市场能向境外投资者开放,债券相关的资本流入将非常可观。  而沪港通的交易情况印证了上述观点。《德银报告》显示,自2014年11月沪港通启动之后,北向资本流入总计人民币1220亿元,高于南向资本流出人民币360亿元。  “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拓展至债券市场及深圳证券市场,未来会有更多资本流入。”张智威说。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