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电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裸电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关爱少女关注堕胎

发布时间:2021-01-21 14:13:42 阅读: 来源:裸电线厂家

上海411医院的大夫在为怀孕少女提供咨询。

7月9日,在北京市某私立医院妇科的候诊区,一名背着书包的男孩一边不停地看表,一边向人流手术室门口张望。过了一会儿,一个面色苍白、显得有些虚弱的女孩捂着肚子从手术室走出来。男孩立刻迎了上去:“怎么样,很疼是吗?”并搀扶她坐下来。女孩闭着眼睛摇了摇头,靠在了男孩的肩膀上。

记者坐到他们旁边,给女孩递去了纸巾。女孩叫小夏(化名),刚满17岁,是医院附近某职业高中的学生,男孩是她的同班同学。在后来的谈话中记者了解到,两人是在恋爱半年后偷食禁果的。小夏告诉记者,周围很多同学都是经过短暂相处就发生关系了,有些还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在好友面前还以夫妻相称。她说,在和男友发生性关系前,两个人对性知识都不了解,更不知道如何避孕。小夏上个月发现自己没来月经,开始没当回事,以为是吃冰淇淋吃的,后来用测孕纸测试之后发现竟然怀孕了。两人非常害怕,特意等到放暑假的时候来堕胎,一来不容易被发现,二来可以利用假期“好好养一养”。小夏的男友告诉记者,他们没敢向家里要钱,从同学那里借了几百块,不够做无痛人流的费用,只能做普通人流。说到这里,小夏忽然说肚子疼,记者陪她去了趟洗手间,发现事前垫上的一块卫生巾已经全部被血浸满。她哭着说:“这种痛简直刻骨铭心,以后再也不想来这个地方了。”后来医生告诉他们这是术后正常反应,两个人这才放心地离开。

怀孕少女越来越多

7月11日是第17个“世界人口日”,今年的主题是“关爱女孩、行动起来”。在这样一个日子里,小夏的故事有着很强的现实意义:花季少女因为不懂得保护自己,激情过后却要承受痛苦的代价。更让我们不愿看到的是,这样的少女正变得越来越多。

中国妇联妇女研究所历史研究室主任、联合国基金会生殖健康倡导项目专家肖扬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初她在妇产医院工作时,所有未婚女性的人流比例也不过10%。现在北京的少女人流率达5%,上海为7.2%。肖主任指出,目前少女怀孕呈现出两个趋势:一是低龄化,她了解到最小的才10岁;二是反复人流,2年7次,1年6次的都有。

北京妇产医院生育调节科陈素文主任在接受采访时说,几乎每天都有学生模样的女孩到医院打胎,多数由男朋友或同学陪同而来。粗略估计一下,10个做人流的人里大概就有1个未成年少女。由于一些私立医院拼命宣传人流无痛、快捷、保密,少女的比例还要高得多。这些女孩做人流有两个高峰期:一个是每年的二三月份,另一个是七八月份。寒暑假和春节是学生们最容易发生性行为的时候,而且这时做人流,容易逃过老师和家长的眼睛。

人流让少女自卑

“一些未成年人来做人流,大多会伪造姓名或谎报年龄,医生没有权力过问,但一做手术就能发现年纪其实很小。还有个别女孩做过三四次人流手术,如果有合并生殖道炎症、先天性疾病的,会很危险。”陈素文主任对未成年少女怀孕导致的恶果非常担忧。肖扬主任也告诉记者,人流有出血、粘连、子宫异位、感染、子宫穿孔、月经不规则、闭经、腹痛、不孕等十几种并发症,而且未成年少女身体尚未发育完全,更容易导致后遗症。

美国少女的怀孕比例是全球最高的。那里的医学专家指出,少女在人流后发生并发症的可能性是成年妇女的2倍,甚至可能影响日后的生育。除此之外,人流还会对少女的心理造成影响,使她们感到悲伤、沮丧,有罪恶感,失去信心,引起睡眠、饮食和性生活失调,严重的会导致抑郁症。一位做过人流的14岁少女说,她现在经常觉得自己杀死了一个孩子。上海解放军411医院的统计也显示,做过人流之后,65%的少女产生了自卑等不良心理表现。

“边发短信边等手术”

尽管少女怀孕后做人流危险很多,越来越多的孩子却不把人流当回事。据《上海青年报》报道,上海某医院的院内调查显示,32%的怀孕少女认为怀孕“没什么大不了的,去医院做人流就可以”,8%的人竟认为“怀孕就是生病,去医院治一下就好”。陈素文主任去年遇到过一个被母亲带来打胎的14岁初二学生。她和同学发生关系后怀孕,由于害怕,两个孩子偷偷去私营医院做药流,结果回家后经常大量出血,被母亲发现送到医院时,女孩已经过了可以做人流的时间,只能继续妊娠,等待引产。“当时,女孩的母亲又气又急,一直在掉眼泪,而那个孩子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坐在那里,脸上显现出超乎年纪的冷静,那一幕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陈主任这样对记者说。

说起现在孩子对怀孕的态度,肖扬主任摇着头说,十几年前的人做人流时都显得忐忑不安,觉得很倒霉。可现在的小孩子简直不当回事。她经常在医院见到怀孕少女一边等着做手术,一边嘻嘻哈哈地发短信,还跟同学或男友聊天。做完了出来还跟旁边的人说“真的不疼,下次还来”,让医生哭笑不得。

开放的性观念和落后的性教育

怀孕少女增多的背后,是青少年日益开放的性观念。前不久,上海东方卫视在节目中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19岁以下青少年中,5%―10%的男孩和3%―8%的女孩有过性经历。北京市妇联的调查显示,接受调查的13―19岁少女中,8%有过性经历,3%曾怀孕。小董是北京某重点中学的学生,他认为有20%的女同学已经不是处女了。“这没什么大不了,只要注意安全,事后能够承担责任就好”。他告诉记者,去年一个男生的生日聚会上,曾有同学送安全套,当时大家都认为很有新意,没觉得过分。“听说隔壁班还有女生给男生送壮阳药作为礼物的”。

观念放开了,可是教育却未跟上。肖扬主任告诉记者,荷兰女性12岁就能拥有合法性生活,可谓世界之最。但是,那里的少女怀孕率却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为什么?因为他们从幼儿园就开始分阶段进行性教育、提倡性道德。反观国内,一项针对中学生的调查显示,关于“对你性意识影响最大的是什么”一项,52.5%的学生说是报刊杂志,55.7%选择影视广播,26.43%说是电脑网络,只有10%认为是老师。肖主任说,由于生活水平的提高,现在的孩子青春期大大提前――据统计,现在女孩的青春期比她们母亲平均提前了5年,可是我们的性教育还停留在几十年前。深圳一项针对中学生的调查显示,21.3%的学校没有性教育教材;生物课讲到“生殖”章节时,3%的老师略过不讲,超过10%的老师让学生自己看。“别说略过不讲,好多时候生理卫生课干脆就被所谓重要科目占去了。”肖主任指出,除了教材,国内大部分学校都没有专门的性教育人才,常常由体育或生物老师“代理”,这也严重影响到青少年性教育的进步。

肖主任说,一位台湾教育家说过:如果让青少年自己摸索、尝试错误,从色情商品中学习扭曲的性知识,那将是文明社会的耻辱。可现实是,我们太多的孩子只能这样了解性,然后实践性。

面对性话题,家长别做鸵鸟

在学校里得不到良好的性知识教育,很多青少年回到家也是“求助无门”。肖扬主任记得上世纪90年代她到澳大利亚去做访问学者时,同住一栋宿舍的瑞典男孩给家里打电话,告诉母亲自己晚上要和一个当地女孩“发生好事”,他母亲叮嘱他做好安全措施。肖主任回忆说,这件事对她的震动特别大,从此以后她就在想一个问题:中国孩子何时才能光明磊落地跟父母谈性?

同样是深圳的调查:71.6%的家长从不主动给孩子讲性知识;当孩子询问时,14.5%的家长会斥责,27.7%的家长会“骗骗他”,只有18.6%的家长耐心回答。北京市妇联也曾对1500个家庭进行调查,结果显示:74%的家长回避与孩子谈性,能够给孩子进行讲解的只占3%。家长的回避换来的是孩子的回避:想了解性知识或遇到性问题,85%的学生会上网查询,求助父母和老师的只占30%。肖主任将家长对待性的不正确态度分为3种:一是谈性色变,面对孩子的问题不知该如何回答;二是总想着无师自通,认为“我们当年也没人教,不也过来了吗”,但忽视了现在整个社会的性观念和性态度都不一样了;三是鸵鸟型,凡涉及性就把孩子“隔离”开,硬生生地进行阻断。

学校和家长教育的双重缺失,导致了青少年性知识与性观念的错位。陈素文主任说,得不到针对早恋、怀孕及其相关问题的正确指导,少女往往会不懂得保护自己、不懂得对性说不。而一旦怀孕,又会手足无措,不敢找家长和老师,只能悄悄去做人流。

“为未来做好准备”

面对少女怀孕的问题,美国全国防止青少年怀孕组织于今年5月3日联合200多家社会组织和媒体,发起了全国防止青少年怀孕日,参加人数达80万。组织发言人阿尔伯特说,我们必须告诉青少年,性带来的不仅是快乐,还有许多后果和责任。记者了解到,经过多方努力,美国少女的怀孕和生育率在1991―2004年间下降了1/3,进行人流的15―17岁少女从每千人26.5人下降到每千人14.5人。肖扬主任希望国内也能通过类似的手段,唤起全社会对少女怀孕等青少年性健康问题的关注,尽量多地将正确的性知识传递给孩子们。

肖扬主任至今还记得日本一所私立学校的校训:为未来做好准备。在这所学校里,除了普通的数理化,家务劳动也要学,更重要的是,生理卫生、性教育也受到了同等的重视。学生们可以学到如何与异性相处,如何对性说不,怀孕后该怎么办等方面的知识。她对记者说,我们教育下一代,是要让他们从心理到生理都对未来做好准备,而不只是一些书本知识。

西游战记万人回合安卓版

问鼎仙域正式版

玉契ol

3d选号王安卓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