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电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裸电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寻找千年前的记忆[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00:43 阅读: 来源:裸电线厂家

当你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时,有时候你是否感觉到似曾相识?或许那就是你前世的记忆,我本来不相信什么前生今世的,但是,最近我的脑海里总有一些记忆碎片,它仿佛要唤醒我一段尘封的记忆。

今天早上外面下起了鹅毛大雪,这是今年绥芬河下的第一场雪,我像往常一样拿着素描本和铅笔去学画画,老师说:“你们的基本功已经很扎实了,今天咱们要练习人物速写,你们可以画自己最爱的人,或者最值得你尊敬的人,当然也可以画我了。”

我们在底下“呵呵”地笑起来。老师继续说:“但是我不给你们参照物,只能凭你们的记忆来画出你心中的人,好了,画吧,一会画好了就来找我。”说完,他坐在椅子上等着我们的作品。

我把本放在架子上,手里拿着笔,随心画着,整只右手好像不听使唤一样它自己有灵性的在纸上画着,不一会,我发现我画出了一位古代的女子,她面目清秀,圆脸,长着一双大眼睛。虽然还没有画完但是我能看出来这是一位古代的女子。不一会,我把本子递给老师,他提了提眼镜。此时我的心好紧张,害怕因为我画的不好被他臭骂一顿。但是却出乎我的意料,他笑了笑说:“不错,你进步挺快,这是你在电视剧上看的吧!”

“嗯……”

“那部电视剧叫什么名字啊?”

“啊……”就在这时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总不能说我随便画的吧,如果那样他不得把我当神经病了。

“呵呵,忘了?”

“啊……是啊……可能是小时候看的吧。”

他把本子放在一边,抬头说:“我能感觉到这是你刚才随便画的,其实你也不知道她是谁,对吧!”

我愣住了,居然被他猜到了,他继续说道:“其实这是在你脑子里的一个记忆碎片,她或许是你小时候看的电视剧、做的梦或者是杂志封面上看到了,只是你忘了,有时候我们会看到什么东西干道似曾相识这就是因为在你记忆边缘的缘故,那只是你在哪里见过但是又忘了才会产生的现象。”

我被老师说的不知该说什么好,放学时回来的路上我总在回忆老师说过的话,到家里也在想、吃饭、睡觉都在想那句话。

直到一天早上,一位朋友帮我请来一位牧师,他和一位教徒来到我家,我让他们坐在客厅了,先给他们倒一杯茶,这位牧师一张娃娃脸,穿着一身整洁的西服,他说:“我听你朋友说你每天都心神不正你在想什么?告诉我,我会帮你的。”我把那天的事情都说给他听,他笑了笑说:“没想到这你都能想到,既然你都想到了那我就让你知道你的过去。”

我的过去?我知道这个“过去”绝对不是一般的“过去。”

“其实很多人都会对我说什么想起前世的经过什么的,那么我让你回到你的前生怎么样?”

我说:“我笑了笑,骗子都是这样骗人的,你是不是骗子啊?”

“无可奉告,是,也可能不是。”

“那要不要花钱啊?”

“花,也可能不花。”

“那对我没有伤害吗?”

“有,也可能没有。”

我一下站起来怒斥:“你到底是来胡闹还是来听故事的?”他被我吓的一哆嗦,拿出一个十字架,“躺在沙发上,看着它,现在就让你回到了几千年前,你会知道一切的,这是免费的。”我看着那十字架,渐渐的有一种想睡觉的感觉。他说:“到了那里你没有手机、没有人民币总之现代有的到那里你什么都没有。”

“那我什么时候完事啊?”

“这我说了算,你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顺便问一下,你叫什么啊?”

“我叫柯北,既是牧师也是一名侦探。”

“啊?你真的不是柯南吗?”

“你先别管,专心看着它。“

随后一股刺眼的光芒覆盖了我整个人,仿佛穿越了一条无底的隧道,顿时感到一阵眩晕……

不知过了多久,当我睁开眼睛时发现我在一片雪地里,四周白茫茫的,这里没有高楼大厦,空气惊人的清晰。

我沿着一条被人踩平的草地走,不一会只听见“叽叽喳喳”的声音,我一眼望去——我竟然回到了唐朝!公元761年!那些人穿着和古装片里一模一样的衣服。突然,我听见不远处有求救声,我立即跑了过去,原来是个小男孩落水了,周围没有一个人干下去,况且水面已经结冰了,不能见死不救,我没来得及脱衣服就跳下去了,水冷得刺骨,还好我水性很好一把拉住那个孩子的手,奋力往岸边游,到了岸边发现他还没有昏过去,只是咳嗽了两声就醒了,但是他睁开眼睛却是惊讶的目光。

原来他是当地高家的少爷才六岁,高家人很热情,他们把我安排到一间屋里,换上唐装,但是穿上唐装感觉很不合适,穿了半个小时也没穿上,旁边的那几个小朋友也都笑话我,不一会来了一位丫鬟帮我穿上了衣服,我看着她,她和我画的那幅画一模一样,于是我问:“能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小女子名叫方小英,今年十七岁。”

晚上吃饭时院里人声鼎沸,我和高太太做在一起,她问:“看你这身打扮不是本国人吧。”

“恩,应该说是和你们一个国的,只不过我是从一千多年前来到这的。”

旁边的几个丫鬟忍不住笑了一下,她继续问:“那和我们一个过的问什么穿洋装啊?”

“这不叫洋装,其实到我们那个年代的人都穿这种衣服。”

“那你来这里干什么啊。”

“我……我只是来找回我曾经的记忆的,时间一到我还要回去。”

“曾经的记忆?”

“我从小就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记忆碎片,后来我一个朋友给我介绍过来一位牧师,是那个牧师让我来到这的。”

“哦,”她看了看另一桌吃饭的方小英,“你是不是看上我家的小英了?”

我一愣!她笑了笑说:“没准你找的就是她,我从你的眼睛了看得出来你喜欢她,这样吧,明天我让她和你一起去山看看风景,顺便也让你恢复一些记忆。其实,我相公早早的就死了,就留下我这个老婆子和这个丫头,这些年来她一直跟着我,从没让我失望过。”

早上,外面下了好大的雪,我刚走出屋小英就走过来说:“老妇人叫我和你去山上。”

我和她走在山上,她是个很内向很腼腆的家伙,这一路上来都没说几句话,还是我先起的头:“喂,这山上有什么好看的?”

她说:“我是带你去看看我以前生活的地方。”

我只好跟着她走,雪越下越大,她突然说:“喂,你看——”我顺着她指着的方向望去,那是一个破旧的小木屋,我跟着她走了过去,她说:“这就是我以前生活的地方,你来下。”我和她来到了房后,那里赫然立着几座坟,她指着说:“这是我娘的,这是我爹的,还有这个,这是我相公的。”

我蹲下来,看到她所说的相公的坟墓——宏盛!我想起来了。

她的眼睛里已满是泪水:“我把他们都葬在我家的后面,小时候,我和宏盛约好了张大要做一对夫妻,因为我们的关系太好了,直到那年,马贼要屠杀我们村子,一夜之间村里就死了几百人,我被埋在私人对了整整一天一夜,后来我便流浪街头,有一天,我饿得实在不行了,幸好遇见了贵人,她肯收留我,她就是高夫人,在他身边当了十多年的丫鬟了,我没有收她一分银子,我把他们都葬在我家的后面,有时间我就会过来和他们聊天,还有这个。”她从她相公的坟墓后面拿出一把笛子:“有时候我还会吹笛子给我的相公听,小时候我最喜欢听他吹笛子了,但是长大了却再也听不到了。”

那天马贼血洗整个村庄,我记得他们在村子里烧杀抢掠夺,无数的金银首饰都落在他们手里了,后来我躲在了一口井里,到了晚上本以为他们都走了,可是没走几步一把刀当头砍了过来,幸好我躲得及时,我回头就跑,没跑多远,一把短刀刺进了身体里,随后那人轻轻一挥动手指我整个身体就四分五裂了,看着她哭得那么伤心我不知道是否该告诉她我就是陈宏盛……”

这天我们一直玩到了晚上,晚上我就在木板子上睡的,早上起来,发现她不见了,这时她开门进来说:“睡好了吗?咱们该走了。”

我起床脖子一阵酸疼,走出来发现雪依旧下着了,整个山上把茫茫的一片,她说:“我给你跳个舞怎么样?”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笑着说:“没关系的,我的舞跳得可好了。”说完她爬到一块大石头上脱下外衣,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在风雪中翩翩起舞,就像个孩子一样无拘无束的跳着舞,我从坟墓的后面拿出笛子,吹起那首尘封已久的曲子,雪依旧下着,仿佛它也在为我们起舞,我一边吹着笛子一边看着她,在冰雪的反光下她显得格外的美丽,脸上洋溢着笑容让我想起了曾经我学这首曲子,那年每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就会出来练习,这是我为她学的,知道有一天我学会了,也是这样的早晨,我吹给她听,但那已经过去了几个世纪。

她停下来,坐在地上:“你怎么会吹这首曲子?我相公以前给我吹过这首曲子,你怎么会?”

“我……”

她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你怎么会……”

我蹲下来说:“感谢你这些年来为我付出了这么多,小英,我想起来了。”她抬起脸,眼泪不停流着,我说:“你说的没错,小时候我答应过你要和你结婚,没想到那晚我却走了,但是我们的爱情感动了上帝,过了几千年我还记得你,这次我特意回来看你,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你,你过来。”

我站起身,领着她来到了悬崖边上:“我向天下人宣布,我爱方小英,今生、来生就算再过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我依然爱你。”她把头靠在我的肩膀上,我说:“你看那山上,我们就好像山上的冰和雪,如果哪天你化成了雪,我情愿做你的冰,一生一世都不分开。”

时间定格在了这一秒,我们在悬崖边上许久,我情愿我们就这样彼此老去……

她说:“时辰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好吧,走吧。”

小镇上人心惶惶,他们纷纷拿着东西四处逃跑,我们急忙回到了高家,我问:“发生什么事了?”高夫人拿着东西走出来说:“快走,马贼帮要来了!”

不远处,马蹄声呼啸赶来,一群彪形大汉骑着马,脸上带着黑布,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正匆匆赶来。

我们刚从院子里走出来但已经晚了,他们已经将整个小镇包围了,我看见一群人拿着刀见人就砍,他们像疯了一样甚至连小孩都不放过,人们到处跑但到处都是他们的人,有个老大爷跑过来说:“夫人,马车已经预备好了。”他刚说完一张圆形布满刀片的东西飞了过来刺进了他身体,后面的那个人轻轻一动手他整个身体就被撕成了两半,鲜血溅得两米多高,我惊恐地望着这一切,为首的那个人说:“一个都不留!杀光这里所有的人以免有后患之忧!”尖叫声、求救声、血溅出来的声音布满整个小镇。

那些人用箭射杀这里无辜的人,我们钻进马车里,高夫人最后一个才上来,这时,一把箭冲向了高夫人,我急忙喊道:“夫人!”但方小英却突然站在了高夫人的面前,那把箭猛地射在了放小英的肚子上,我们顿时都愣住了!方小英叫了一声就被我们拉上了车,马车迅速离开了这里,外面依然有人朝我们射箭,又一把箭射在了车夫的胸口上,他顺势掉下去了。

车里,高夫人抱着方小英的头痛哭不止,可是她的伤口还在不断地流着鲜血,整个车棚里都是血。到了晚上,我们来到另外一个小镇,已经是夜深人静了,高夫人背着她冲进了医馆急忙喊道:“快来人啊!”一群郎中跑过来,一个人说:“还有脉搏,她还有救,快拿药!”其他人急忙跑去拿药,方小英的衣服上被血染红了,嘴里也不断的吐着血,高夫人跪在郎中的面前说:“求求你,救救她,她还小才十七岁!我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她。”那个郎中扶起高夫人,高夫人已经哭得虚脱了,旁边的那几个小孩也都围着她哭着喊着:“姐姐,不要死,姐姐……姐姐……姐姐……”

那个郎中,掀开衣服,随后他立刻用药覆盖住了整个伤口,但血还是把药染红了,那个郎中累得满头大汗,但依旧血流不止,她用最后一点力气说:“夫人,我从小就跟着你,我一直把你当做我母亲看。”高夫人摸摸她的头说:“傻孩子,我也一直把你当做我女儿,你为什么不顾你自己的生命啊,你还年轻你不应该死……”我们在旁边急得都哭了,最终我看到她眼睛里的光渐渐的消失了,头向旁边一歪——她死了。

那个郎中无奈的摇了摇头,高夫人立刻抱起她的头嚎啕大哭,几个小孩也哭了起来,我的心了有一种从未感觉到的痛苦,我走出来,坐在台阶上,这时我实在忍不住了抱着头哭了起来,我在想:为什么我们总是阴差阳错?我已经想起来了,可她却离我而去了,我的心越来越难受,要是没带她回来,在那小屋里再过几晚事情就不会发生了,现在我真的感到很后悔,我坐在门外痛哭起来……

突然,天空出现了无数条粗光线,不断地划着夜空,然后发出了一声巨响,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光圈,屋里人都跑出来了看怎么回事,一个小孩说:“是流星!”我说:“不,这不是流星,我该走了。”所有人都看着我,转过头看着高夫人说:“高夫人,我能带着小英一块走吗?”她点了点头,我从屋里抱起小英,走出来站在一个宽阔的地方,那束光从天上下来照亮了整片大地,我抱着她,她的脸显得异常的苍白,由于剧烈的时空强光使她立即变成了一具白骨,渐渐地我们升到空中,再见了高夫人,再见了那些挽救小英的郎中们,还有那小镇上所有的人。

我像睡醒一样睁开了眼睛,发现我穿着现代的衣服,只是旁边躺着一具白骨,牧师得意地说:“怎么样我厉害吧?”

“能不能再让我回去?我不能够让她死。”

他摇了摇头说:“不能,你只能回去一次,这就是宿命,认命吧。”

“那让别人帮我过去行吗?”

“现在的人每天都想着吃喝玩乐,哪有时间想前生的事啊,你是极少数人才会回到以前的,你要是没有那些记忆碎片你也回不去知道吗?”

他提了提眼镜说:“跟我走吧。”我抱着那具白骨上了他的车,这一路上雪已经停了,人们不停地在扫雪。

我们三人来到了教堂,按照牧师说的把那具白骨放在一个台子上,然后给它套上一件女士衣服牧师给我个药丸说:“你把这个送到她嘴里,这样即使过了几百年她都不会腐烂,然后你想把她葬在哪里就葬在哪里。”说完他和教徒出去了,在外面,那位教徒说:“牧师,他这样做值得吗?”

牧师说:“当然值得,有句话说得好,爱之深,责之切,我不敢说他爱她有多深,但我敢说他是个负责任的人,有些人每天只会说什么我爱你一生一世,他只会耍嘴皮子功夫一到关键时刻他就跑了。”教徒说:“没错,现在像他这样的人已经很少了。就是那些不负责任的人多才会有更多的人对爱情充满了绝望。”

我把那颗药丸嚼碎了,放在了那具白骨的嘴里,不一会儿,一道刺眼的光芒扑面而来,我睁眼望去,只见她已经恢复了本来的面目了,一头长发,像一尊美丽的雕塑,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我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千年前我们彼此相爱,如今我们却阴阳相隔,但是我相信这次的离别是为了几千年后我们再次相遇。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