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电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裸电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江客轮倾覆翻船时间不到一分钟

发布时间:2021-01-20 22:10:11 阅读: 来源:裸电线厂家

养生之道网6月3日新闻资讯:6月1日21时30分许,载有456人的“东方之星”轮在由南京驶往重庆途中突然发生翻沉。这起长江客轮倾覆的新闻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截止到今天(3日)6点30分,长江客轮倾覆事故已经过去33个小时。央视今天上午9点报道,遇难人数已经上升到12人,430人仍失踪。

六一是这次旅行的第五天,“东方之星”第七天才到宜昌,那是此行重头戏—游三峡的开始。

南京五马渡,民间俗语—五马浮渡江,一马化为龙。这本是吉瑞之兆,却成为“东方之星”上很多人不归路的起点。

这本是一个令人充满期待的旅程。11天,从南京溯江而上,1400多公里,两岸无限风光,6月7日抵达终点重庆。

5月28日下午1点15分,这艘“21岁”的大船从南京五马渡出发沿长江而上。业内俗称服役期15年以上的船舶为“老年船”,这次用在“东方之星”身上算得上名副其实。

船上405名游客中多数来自上海协和旅行社组织的“夕阳红”老年团。团员年纪在50岁到80岁,是现实生活中人们熟悉的那个群体—忙了一辈子终于可以休息一下的爸爸妈妈们。

他们最终也没有看到三峡。

可能只有几分钟,“东方之星”就翻了,把数百个家庭丢进焦虑和悲痛的苦海。这块长江游轮曾经的“招牌”在6月1日晚上成为456个人(405名旅客、46名船员、5名导游)的墓碑。

“超低价”游轮获老人青睐

五月底六月初是三峡及沿途旅游旺季,山清水秀,气温也不高。相对陆上行程,游轮游行程安排相对松散,对体力较差的老人来说白天慢慢玩,晚上好好休息再合适不过。“东方之星”算不得豪华游轮。旅行社的宣传单说,价格最高的是一等舱二人间平铺2298元,最低的是三等舱六人间上铺1098元,这种“超低价”显然也易获得老人的青睐。

每天通话,不料灾难将临

5月28日13时30分,在上海的小王收到了父亲王菊民发来的“报平安”短信:“我已经上船了,船也开始开了,一切都很好,请放心。”这是老王近年来为数不多的出游,小王有点担心,回复“好的,当心你的手”。

5月29日9时15分,老王因为前一晚没打通女儿电话,赶忙在早上给小王发短信:“小美女醒了吗?昨天晚饭时间不在家吗?我打了几个电话没人接是否到外面吃饭了。我这里很好就是吃的减肥菜,其他都很好……”

接下来几天旅途中,小王一直与老王通过短信和电话保持联系。和父亲通话时长往往很短,因为“漫游多花钱”,他舍不得。

上海人张建伟的老伴参加了老邻居组织的这次长江游。5月28号早上,他把老伴从上海的周浦送到人民广场,然后老伴随团队坐大巴去南京登船。张建伟也会每天早晚给老伴打电话,这样的例行问候一直延续到1日晚,谁都没刻意多说几句。

晚上9点,张建伟和老伴通了一次电话,“她问我上海热吗?我说上海31度,她说这里狂风暴雨,当时她说船在风雨中行驶。”

当时,他不知道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跟妻子通话。

很多房间都进水了

“雨大都打在船的右侧,很多房间都进水了,就算把窗户关上也有水渗进来。”张辉回忆。

大约是21点20分,不少房间进水的游客忙着把打湿的被子和电视机搬到大厅,张辉也从二楼右侧的办公室走回左侧的卧室。这时,他发现船倾斜了:“倾斜度很大,有45度。一些小瓶子开始滚落,我捡起来,它们又滚落了。”

他觉得不对,跟同事说:“好像碰上大麻烦了。”语毕,船翻了。“只用了半分钟到一分钟。”

他们俩人各抓起一件救生衣,抓住一切可以抓的东西向上爬,等到爬出窗户,水已到脖子了。

“天很黑,船继续翻。”张辉不会游泳,也来不及穿上救生衣,只好抓着救生衣一路漂下去。最初,他看到四周有约20人漂在水面,还有人呼救。约五分钟后,他还听到三四名求救者的声音,半小时后,再听不到人声了。

江上突然有人喊“救命”

22点10分,岳阳长江水上搜救中心接到“铜工化666”船员来电,称该船在天字一号北岸因暴雨抛锚时,看见两个人在离船20米处往下漂,雨大无法施救,便报警了。后经核实,那正是“东方之星”生还人员。

“铜工化666”运输的是危险品,1日从湖北枝城卸完货返空回铜陵。大约21点10分,船顺流而下,与逆流而上的“东方之星”相遇。这是“东方之星”出事前最后一次被人看到。

船长李永军说,“当时雨大得不得了,风估计至少7级”,“江面上能见度很差,就像下雾一样,雷达被雨干扰了都扫不到东西”。当时两船距离约有30米,但李永军已很难看清“东方之星”。

李永军决定让船抛锚避雨。约22点10分,他正和船员聊天,突然听见江上有人喊“救命”。

“当时根本看不清,听声音判断离我们有一二十米”,李永军说,接着又看到一个人,“这次能看清,抱着救生圈。雨太大,根本没法施救,我就冲他喊,往岸边游!”

接到报警的海巡艇冒风雨于23点51分救起两人。这两人告知,“东方之星”翻沉了。

等爸爸回来,多烧点好吃的

上海市闸北区天目西路联通国际大厦29楼的上海协和旅行社门外,2日一大早就挤满了来打听消息的人们。紧闭的办公室大门上是手写通告,称公司负责人已赶往湖北事发现场,留下了两个“无法接通”的电话号码。

一眼就能看出谁是家属:他们表情相同—无助、焦急和失落。另一个共同特征是人人紧握手机,而最想要打通的那个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我还没来得及好好孝顺父母,他们的命实在太苦了。”王盛哭瘫在地,“又不是在海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真不该让他们去。”

四月,王盛的父母在报纸上看到旅游广告,觉得价格实惠,就去旅行社报名了。王盛出于孝心,为此次旅行买了单。“他们离家时开开心心,爸爸72岁,提议要去看三峡,但旅行社一定要家属陪同。妈妈就陪爸爸一起去了,妈妈65岁。她本来不想去。早知道我陪爸爸去,至少我年轻有力气,会游泳,说不定还能救爸爸。我对不起他们。”王盛低下了头。

1日傍晚5点,她曾给父母打电话,“当时电话非常短,也没有和爸爸通话,早知道这样,就多打一会儿。”

小王也无助地挤在等消息的人群中。“爸爸,等你回来,我要多烧点好吃的……”她已泣不成声。

漂流十小时

他从湖北漂到湖南

熬到了天亮,终于看到河岸

千里之外的湖北,在冰冷的江水了冒着“冰雹似”的大雨游了一晚的张辉终于熬到天亮,他看到了河岸!抓住漂浮的树枝和芦苇,他拼命向岸边划。第一脚踏上一块石头时,他怀疑是幻觉。

一个晚上,他从湖北漂到了湖南,此处是岳阳,距离事发地50公里。

被送到医院的张辉要求给家里打电话,第一句就是“我还活着”。妻子和15岁的儿子听说了翻船,本以为他凶多吉少,经历了大悲大喜的家人哭声一片。

“每个屋子里醒目的位置都有救生衣,游轮也是敞开式的,如果不是这么快,应该会有更多人获救。”说到这里,他哭了起来。

张辉是此次最早获救的人之一。出事20多小时后,仍有400多人失联。

电脑装机软件

仙缘录下载

天使之城汉化版

战神

相关阅读